之子的目光所叮咬着,战战兢兢

2018-06-14 19:06

 “若然,你这次的行为太鲁莽了。”厉冷又看向抱着孩子的那个女孩,眼神中带上了一点温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只是,觉得他很可怜。”叫做若然的女生低下了头,声音很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女生翻了一个白眼,又来了,每次都做出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,然后就有无数的男人愿意为她付出一切。好像楚楚可怜,就可以原谅抵消一切的冲动和过错一样。女生的手伸进口袋,攥紧了口袋中的那一封信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算要毁了这个丧尸之王,也不能让这个虚伪的女人得到他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酱油党在末世里艰难生存3年已经够倒霉了,更倒霉的是,这个酱油重生了,发现一切还要重新再来一遍。

    楼小米,末世前只是一个小资家庭的普通孩子,吃喝不愁,没有经过贫苦的生活,也没有过过奢侈的日子,末世来临,她和父母以及邻居几家人一起在家里躲避,直到附近的食物都搜刮完毕,家里也脏污不堪,再也躲不下去。几家人才决定一起到附近寻找基地求生存。

    杭若然,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,楼小米家对面那一幢的邻居,从幼儿园开始,这个叫做杭若然的孩子,就经常被楼小米的妈妈提起。你看看,人家杭若然怎么那么乖,还知道帮妈妈一起洗衣服,你怎么这么懒呢?你看看,人家杭若然在学校就把作业做了一半了,回家首先就完成作业,你怎么就光知道玩,到睡觉前才写作业呢?你看看人家杭若然又得了全班第一名,你怎么还在中下游呢?你看看,人家杭若然又去参加数学竞赛了。你什么时候也获得个什么奖回来呢?你看看,人家杭若然都考上一中了,你成绩怎么跟人比呢?你看看。人家杭若然妈妈生病了,天天学校家里两头跑照顾妈妈。做饭洗衣家务样样都弄得妥妥的,我感冒都躺床上了,你怎么连个饭都不会做,连杯水都不给我端啊?你看看,人家杭若然都考上重点大学了,你倒是考个三本给我看看啊?

    楼小米,就是这么听着杭若然的名字长大的,记忆中。她与杭若然比较深刻的接触并不多。只有几个场景而已,一个是孩童时在小区里的休闲活动区游玩,看到有个女孩子一边在荡秋千,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在做什么?为什么你说的话我听不懂?”幼小的楼小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杭若然,我在背英语单词哦,我很喜欢英语的。”幼小的杭若然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她就是杭若然,妈妈天天挂在嘴边比较喜欢杭若然做她的孩子的杭若然。幼小的楼小米深深地受伤了,狠狠推了一把杭若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,我讨厌你。”楼小米转身跑走了,结果被妈妈领着去向杭若然道歉。正在家里给伤口上药的杭若然看到她来了,脸上满满的都是笑容,还要和她做朋友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便做了朋友。结果就是杭若然的名字越来越多的被楼小米的妈妈提起,楼小米则是越来越讨厌杭若然。总是那一副品学兼优,礼貌懂事,善良温和的样子,甚至连外貌都越长越好看,从小小的眼镜妹变成了一个漂亮苗条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楼小米恨死杭若然了。

    上一辈子,末世来临之后,楼小米杭若然几家人都幸存了下来,大家结伴来到基地之后。也过上了外出做任务寻找物资的生活。杭若然觉醒了光系和空间系异能,楼小米觉醒了速度变异。一个是双系异能者,还都是很厉害和稀有的异能。一个只是觉醒者,差距立显。当她们加入厉冷的队伍之后,杭若然被众星捧月一般,所有的男人都围着她转,包括那个又冷又酷的厉冷,楼小米就像是一个酱油,纯粹是附带的,需要出力的时候出力,不需要出力的时候,就像一个背景板,什么苦累的活,都是她的工作,而杭若然,只需要被奉承就好。

    末世3年,楼小米学会了很多,也隐忍了很多,她看着杭若然被众人捧在手心里,看着她坚持收养了这个婴儿,其实,这个婴儿的身边是有一封信的,一封婴儿母亲写的信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出生于末世的那一天,与陨石异象一同到来,当时,医院里一片混乱,一个尽责的护士留下来帮她接生孩子出来之后,她带着孩子和老公家人一起回了家。

    最初他们并没有发现孩子的不同,除了比较乖巧之外,他与别的孩子并没有任何的区别。他们因为这个孩子,就一直呆在小区里面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小区里的食物越来越少,丧尸越来越多,丧尸的等级也越来越高,他们想要带孩子离开这里,可是刚一出门,就被一大堆的高阶丧尸围了上来,逼着他们回到小区里面。反复几次之后,他们发现,如果是大人们想要离开小区寻找物资,还有一些一拼之力,但是如果想要带着孩子离开,那些高阶丧尸就像闻到美味似的蜂拥而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孩子的特别之处,也被他们渐渐发觉,这个孩子没有一点的改变,几个月过去了,这个孩子依旧宛若新生,没有任何长大的迹象,无论是体重,体型,还是骨骼的生长,一直都维持在初生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个不会长大的婴儿,一个吸引变异丧尸而来的婴儿,恶魔之子?大家都对这个孩子惧怕起来,有人提议杀死这个孩子,只是,孩子的母亲不肯,无论这个孩子如何,他都是从她肚子里出生的宝宝啊,她怎么能让他们伤害他。

    僵持不下的结果就是,其他人都离开,只剩下母亲和孩子在这里,过上了单独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个母亲是坚强的,她觉醒了速度变异和土系异能,每一次出去寻找物资,她都将孩子悄悄藏好,然后外出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那些高阶的丧尸,从来没有袭击过她,袭击她的,都是一阶或二阶的低阶丧尸,这个母亲勉强在这个末世生存了下来,一边抚育孩子,一边寻找物资,努力求存。她也尝试过带孩子走,可是每次走到门口,就会看到一群变异和高阶丧尸对她虎视眈眈,只好又将孩子放回了屋子里。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她只是想带着孩子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末后一年零3个月,对于母亲来说,这是一个绝望的日子,她被一个二阶变异丧尸抓伤了,她勉强逃回家中,看着逐渐腐烂黑化的伤口,她知道,她的日子不会太久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等她变成丧尸之后,孩子会如何,一年多过去了,孩子依旧没有任何长大的迹象,让她心酸。她只能留下这一封信,告诉以后有可能会来到这里的人关于这个孩子的秘密,她不想欺骗谁,更不想害了谁,她只是将事实告诉后人而已。至于孩子,她已经尽她的力照顾她,爱她,只是,她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照顾她了。

    这封信,被杭若然看到之后,母爱大发,那个孩子居然也还活着,按照日期显示,那孩子大概已经饿了3天,尽管母亲准备了一个大奶瓶的奶水,也早已空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那孩子居然会那么神奇。

    想起那孩子后来的成长与对杭若然的帮助,楼小米心中的恨意越发地增长,凭什么,杭若然就可以那么幸运,集能力,宠爱,和机遇于一身,连这样一个诡异的恶魔之子都会帮助她。楼小米隐藏地很好的嫉妒之心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,却瞒不过恶魔之子,在那之后,她随时都要被那恶魔之子的目光所叮咬着,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,每次看到那个恶魔之子似鄙视似不屑的目光,她都感到很害怕。这种感觉,一直伴随着她在一次任务之中被一个5阶变异丧尸盯上,最终死在了它的手里。一觉醒来,自己回到了末世那一天,恶梦初醒,便要迎接噩梦再一次到来。

    重活一世,楼小米试图改变剧情,比如,求着父母早些离开小区,前往基地,可是她在家里没有任何的说话权,没有人听她的;比如,早一步认识厉冷,挑拨关系,可是,杭若然还是成为了小队里的一员,所有人青睐与保护的对象,比如,避免让小队来这个小区,可是,只是杭若然的一句话,他们便改变了行程,再次来到了小区里面。她试图改变自己的前生,却发现,无论自己如何努力,命运仍然按照她经历过的一切前进着,她勉强改变的,就是在杭若然之前,将那封信拿到手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就算没看到信又怎么样,杭若然还是母性大发地将它带了出来,她迟早还是会发现孩子的秘密。

    楼小米感到绝望,她恨杭若然,她恨这个恶魔之子,她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不想再这样继续一步步滑向死亡,可是,她该怎么做?(未完待续)
分享至:
  猜您喜欢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