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会抛下你。”厉冷敲了一下她的脑袋

2018-06-14 19:07

“这就是你们说的3个变异丧尸?”一个声音的响起惊动了焦躁不安地等待着的众人。

    厉冷等人回头,被他们用金属严格封住的大门被一道白光从顶上开始划破了边缘,当白色的光芒划破了封闭的们,门缓缓打开了。

    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,是一个看起来不大的漂亮女孩儿,一头短发扎在脑后,戴着一副火红的绒毛耳套,一身看起来很厚重的雪白的羽绒衣裤,脚上是黑色的雪地作战靴。她的脸上扬着不经意的微笑,有一种淡淡的亲和力。她的身边跟着一只纯黑色的大型黑豹,健壮而优雅有力,看似无害,又似无时不在蓄力准备攻击。

    “我们发布求援信号的时候,确实只有3个变异丧尸而已。”一个男生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你们真的很需要帮助。”茗薇走入了办公室里,也没有理会众人警戒的神色,径直走到那婴儿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带着孩子,不太方便。”杭若然见她似乎喜欢孩子,也很欢喜。

    “可以让我抱抱吗?”茗薇问道。

    杭若然有些犹豫,怕这个陌生的女孩伤害这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是来帮助我们的吗?”厉冷站到了茗薇与杭若然之间,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否则我又何必穿过这么多的丧尸和变异丧尸,来到这里呢。”茗薇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多少人?”厉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8人一兽。”茗薇回答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很强。”厉冷没有小看对方,这个人和她的变异兽能够顺利达到这里,便证明了她有随意进出变异丧尸包围圈的能力,更何况,外面丧尸们还在不断地涌动着。入耳之处,全部都是丧尸愤怒的嘶吼声,却没有一丝人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茗薇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叫厉冷。是天空小队队长,雷系金系双系异能者。雷系6阶,金系5阶,这些是我的队员,杭若然,光系3阶异能者,唐山,风系5阶异能者,艾法。火系4阶异能者,力量觉醒者,项可,土系5阶异能者,楼小米,速度觉醒者,方齐,土系4阶异能者。”厉冷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端木茗薇,光系4阶异能者,小黑。雷系6阶变异兽,我的驯化兽,外面那些。都是我的伙伴,全部都是,6阶异能者。”茗薇的脸上带着一丝矜持和骄傲,这也确实是一件令人骄傲的事。

    “6阶?”几人都很吃惊。厉冷的雷系6阶还是在2个月前的雷击风暴之中长上来的,他们已经很骄傲了,这个人居然说她的伙伴们和那只变异兽全部都是6阶?而且,这个人还是光系4阶?真的假的?这么厉害的队伍?

    “对啊。6阶异能者在第九基地并不是很少见的事了,差不多有100个左右吧。”茗薇看出他们的惊讶,这些并不是在官方基地里生存的人。也得不到很多的官方消息,大概满以为队伍里出了一个6阶异能者就是很厉害的事了吧。因为现在丧尸的最高进化也只在5阶变异左右。6阶丧尸基本上都只是听说过的事。所以以丧尸的水平计算,出现一个6阶异能者绝对是不得了的事。

    厉冷等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。原来自己等人也不过是普通的实力而已,这个人的出现,正好让这段日子有些骄傲地过了头的他们好好地冷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些变异丧尸,如果想要冲进来,也并不是多难的事情,为什么没有冲进来?”茗薇没有看他们的眼色,只是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们躲进这里之后,那些丧尸和变异丧尸便围在了外面,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原因。”厉冷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因为这个孩子。”唐山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唐山!”杭若然气愤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如此,人家是来帮我们的,不管怎样也有权知道事实。”唐山反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茗薇适当地表示惊讶。看来,这些人之间对这个孩子,很有争议性。是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吗?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唐山巴拉巴拉地将这个孩子的来历解释了一遍,倒是让茗薇对这个孩子更加地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这个孩子在他自己的家里和这里的时候,变异丧尸都没有攻击的迹象,而当他被抱在外面街道上的时候,你们都受到了变异丧尸的强烈攻击?”茗薇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并不确定我们遭受变异丧尸的猛攻是因为这孩子的缘故。之前那个小区,很有可能是高阶变异丧尸的集散地之类,我们只是惊动了他们。”杭若然辩解道,她始终认为不是这孩子的错。

    “那,这孩子是怎么在母亲死亡的情况下活下来的呢?你们找到他的地方有坚固的防御吗?能够抵挡5阶变异丧尸的袭击吗?”茗薇眼中的微光一闪,问道。

    杭若然无言,确实,她无法解释为什么孩子可以独自呆在小区里面不遭受袭击。他们找到她时奶瓶早就空了,说明她已经一个人呆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来谈个条件吧。”茗薇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厉冷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帮你们解决掉所有的丧尸和变异丧尸,你们把孩子给我。”茗薇对这个孩子已经隐约有些想法,一个不会长大的婴儿,肯定有什么原因阻碍了她的长大,结合她体内的那颗彩色晶核,结果显然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对方神色不一,有人惊喜,有人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把孩子作为交易的物品?你想对她做什么?”杭若然愤怒地说。

    “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她能够吸引变异丧尸围观却不受伤害而已,放心,我不是什么研究所的人,也不会将她切面研究,相比起你们,我们更有实力保护她不是吗?”

    这说的绝对是实话,否则他们就不会被困在这里,而这个人却可以来去自如。要这样吗?既然对方对她感兴趣,就把这个麻烦丢给对方好了?

    “好。”这是楼小米说的。说完就后悔了,觉得自己太急不可耐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以,我不放心你们。”这是杭若然说的,她不放心端木茗薇的人品,她感到很不安,好像有哪里不对的感觉。

    门口再次响起声音,艾奇和柳意7人鱼贯而入。这7人的出现犹如一道亮光照进了房间里面,让厉冷7人有些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这确实是一支非常强大的队伍,不论是外表还是实力,光是那股6阶异能者的气势,就足以让他们退缩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现在在这座城市里,除了我们,你们是最强的队伍,应该说,在这附近的范围之内,除了我们,你们等不到能够帮助你们的队伍。所以,如果你们拒绝,大概,你们要么选择出去拼死一搏,要么选择扔下孩子努力逃生了。”茗薇点出重点,让对面气势落到最低点的几人看明白。

    “将孩子给我,也就是将危险转移,这个孩子一切的危险都由我来承担,相反你们会有更多生存的希望。这样不好吗?”茗薇的视线扫过表情复杂的楼小米,一脸拒绝的杭若然,以及皱紧了眉头的厉冷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我们不要你的帮助。”杭若然抱紧孩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杭若然,你没有权利替我们决定!”唐山和楼小米愤怒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厉冷,让他们走吧,我们会想到办法的。这几个人好端端地要孩子,肯定是什么奇怪的人,我们不能让孩子落到他们的手里。”杭若然哀求道。

    厉冷皱着眉头,他更倾向于将孩子交给端木茗薇,末世之后,他已经习惯了理性对待一切事情,对于这个有些诡异的婴儿,他有自己的担心。如果能有机会将这个孩子放弃掉自然最好,可是,他也无法无视杭若然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若然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这个人说得是真的,我们很有可能要在这里被囚困至死。”厉冷劝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你们走吧,我一个人留下来照顾孩子。”杭若然抱紧孩子说,她还是接受不了将孩子交给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我不会抛下你。”厉冷敲了一下她的脑袋。“不要闹了,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端木小姐,我可以问一下,为什么你对这个孩子这么感兴趣吗?”厉冷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,它可能是人类之子啊。”茗薇的视线微微扫过孩子熟睡的容颜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类之子?”几人都表示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部电影,讲的是人类遭受异变,再也没有任何孩子出生,但是其中一个女人却怀孕了,而且还生下了一个孩子,这个孩子可能是一个预兆,也是一个希望。你们不觉得,这个孩子,就很像是电影里的那个孩子吗?”茗薇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一看便只有1个月左右大小而已,很明显出生于末世之后,众所周知,现在人类早已失去了生育能力,那这个孩子就是末世之后出生的孩子,也是我所知道的唯一一个在末世之后出生的孩子。她代表着什么,不用我说了吧。”(未完待续)
分享至: